政府網站模板,政府網站管理系統,政府網站系統,政府網站源碼
首  頁 | 行業資訊 | 求購信息 | 企業風采 | 紙包技藝 | 產品推薦 | 會議展會 | 歷史回顧 | 留言本
 位置: 華凝文化紙包裝工業網 >> 行業資訊 >> 國內新聞 >> 正文

這個年收過億的紙箱廠老板,卻拿不出500萬救廠!

作者:Admin   來源:華凝文化紙包裝工業網   關注:123   時間:2019-10-08  

為什么停產了?

“維持不下去”,為什么維持不下去?

“維持也是賠錢,現在成本高,利潤又低”。

這段話出自一位紙箱廠老板之口,但誰又能保證這不是當下多數紙箱廠老板的心聲呢?想一想不知從何時起我們的包裝業陷入了“高成本,低回報”的怪圈,民間投資持續下滑,現已達到了負增長,甚至有些紙箱廠紛紛轉行。今天,我們以幾位紙箱廠老板為例,聽聽他們的口述,看看他們的真實情況究竟如何。

1、浙江一紙箱廠老板:出租廠房比開工廠掙得還多
我干這行已有20多年,在行業內還算有些名氣,買地蓋房,雖算不上行業龍頭,但在地方上也基本都認識。去年,我們的銷售額做到了8000萬元,毛利632萬元,一般來說,行業的平均利潤率為10%,但去年毛利率為7.9%,這也算是多年的低谷。在632萬元的毛利中,我們還需支出地方稅費、銷售費用、物流費用、管理費用、銀行利息幾大項。

一是地方稅費。有城建稅、教育費附加、印花稅、房產稅、土地使用稅,年度上繳地方稅費合計70萬左右。

二是銷售費用。公司銷售業務員共有9人,包括業務員工資提成和差旅費、通信費、業務招待費等,年度支出100萬左右。

三是管理費用。公司包括財務、辦公室人員、保安等10多名管理人員工資67萬元多,支付全公司50多名員工的各項保險金34萬元,加上年終獎、福利費、廣告費、招待費、水電費、過年過節禮品費、辦公大樓的折舊費等,共計200萬元。

四是物流費用。工廠自有5部貨車,貨運物流車輛的總費用,加上雇用外部車輛載貨的所有物流運輸費用接近100萬元。

除了以上四項,還有一大塊是銀行利息支出。

工廠采購原料進貨時,都得先全額付款后提貨,而在銷售收款時,都需要有較長的付款期,大多是45天至180天左右,工廠要墊付2至6個月的貨款,給企業流動資金的周轉帶來影響。工廠在自有700多萬元流動資金的基礎上,向銀行借款1350萬元,才能保證公司的正常運轉。現在銀行貸款收費有很多名目,去年全年累計支付銀行借款利息約110萬元。扣除上述5項費用,去年我們廠的利潤總額為40多萬元。再繳納了企業所得稅,凈利只有30多萬元。

作為紙箱廠主,我們掙到自己口袋的經濟效益確實不多,但在社會效益上不算少,主要是體現在稅收和就業上。全年上繳國稅160萬左右,地稅70萬左右,兩項加起來200多萬。還有解決就業,我們雇用了一般的操作工40多人,還有財務、等管理崗位人員10多人。

目前我們已與一家企業談妥,準備將廠房以月租金8元/平方米出租。我們可租廠房建筑面積1.9萬平方米,一年可收租金182萬元左右,繳交土地使用稅和房產稅后,大約還有130萬元。

我今年快60歲了,要說把廠房租出去也真是舍不得,但現在轉型做其他行業我也不會做,出租廠房實屬無奈,把廠房租出去多掙了100萬,還省去了經營工廠的辛苦,這筆賬我也算不通。

2、廣東一紙箱廠老板:操著賣白粉的心,賺著賣白菜的錢
在我們這個圈子里,也有真正賺到錢的。你們猜猜是如何賺到錢的?我們這有幾個老板,以前是各個地方混黑的。本地的也有,外地的也有。他們采取的方法,是以0利潤,甚至是虧本的價格賣出去,然后呢,上游廠家他們以量來壓賬期,半年,有的甚至一年一壓。下游廠家呢,全部以現金的形式結款,這么一來,他們就擁有了無法想象的現金流。然后,他們拿這個錢去自己的地盤放炮子,也就是高利貸。一個臺州的老板,去年已經實現財務自由,全家移民加拿大了,真是攪黃了水就跑了。

所以你說很多紙箱廠為何會落到關廠這個程度,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有這些人的存在。他們的存在,嚴重擾亂了市場,壓得我們這些老老實實做產品的根本喘不過氣來。

我有個上游合作廠,專門做原紙的。那天跟那個老板聊天,他說他目前這個工廠,廠房加設備加原材料,一共丟進去差不多2億了!

我就問他這么大攤子事業,每年得掙不少錢吧?你們猜猜多少?他給我算了一筆賬,去掉人工電費損耗啥的,一年凈利潤也就100多萬。投資2個億,每年賺100多萬,現在隨便買套房,如果趕上16年的好時候,也能賺100萬了。他這2個億,能買多少套?但沒辦法,錢已經投了,只能硬撐,而且這還是順風順水的情況下。假如一個不小心,比如碰上這兩年國家查環保,限制外廢,原料瘋長,他就可能虧。又或者做出來不小心有瑕疵,那都得砸在自己手里。

我去他工廠玩,他有一個專門2000平的地方,全部都是之前作廢的廢料,看得我心驚膽戰……真的是操著賣白粉的心,賺著賣白菜的錢。現如今的包裝廠,小的難以生存,在風雨中搖搖欲墜,大的看似堅實,實際上有苦難言。

3、福建一紙箱廠老板:我發現自己懂的太少了
我們是包裝印刷業,我們這行環保問題是個坎,但為了環保我上了目前最新的機器,環保能力絕對高。可同行的啥都沒弄,用20多年前的技術,今年估計少算也賺了一百多萬。為什么?因為人家暗地偷偷摸摸的做啊。我虧了,幾百萬沒了,全部都在機器里,全都是最新的機器,我用著最好的技術,不敢漲價,人家坐地起價,而且現在都在忙活著。

我所有專業知識都是為了這個產業,深入的太深了,如今已經退不出來了,我不干這個就是突然發現自己懂的太少了。

4、深圳一紙箱廠老板:很擔心行業被資本盯上
我在一家深圳的大型紙箱企業做職業經理人,自己也有一個小廠,也有投資別人的廠。

但在這幾年,好多同行關閉工廠,遣散工人。2017、2018年,這種現象形成浪潮了,我經常反思這里的原因,我認為原因之一就是產能過剩。

現在像我們這些以前一年賺兩三百萬的小老板,能安心開廠的也不太多了。我最終的目標是要把工廠一步步挪回我老家。不管賺不賺錢,只要能維持下去,就搞個企業在老家經營著,以后目標也不是掙錢了,能夠養活一幫兄弟們也就行了。

5、結語
其實,這幾個紙箱廠老板的故事所折射的正是當前我們的包裝印刷企業所面臨的幾大困難:資本涌入、稅收過重、成本上漲、“一刀切”式環保以及來自一些部門的制約。當然還有城市政策的影響,有些城市覺得臟亂差的制造工廠已經影響了環境。

公司介紹 | 聯系我們 | 免責聲明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上海華凝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s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ag输了几十万